•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随笔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如今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2020-10-21 03:30 关键词: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如今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阅读:103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小时候,只记得余光中那浓得抹不开的乡愁,愁字分立两端;长大后,又看到他笔下陶醉的李白,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再以后,小解却看到了余光中的更多面,一个沉沦于文学批评的评论家。而且,他只怼那些青史留名的巨匠,通常你能在语文教材上见到的名字差不多都被余光中或多或少地批评过。

在余光中的笔下,被批得最惨的一位巨匠是朱自清,《背影》《荷塘月色》是被攻讦的次要工具。我们晓得,朱自清在描述荷塘景致时使用了大批比方,如“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丽人”。但余光中认为这些比方俗艳、俗滥、泰半浮浮、未见出色、设想不充分、意象不高妙……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1977年,余光中揭橥《论朱自清的散文》,像一个教员修改功课一样,给朱自清的作品找毛病。当中一段他是如此说的:“不管在笔墨上或思惟上,都平凡无趣。里面的原理,通常中门生都说得出来,而排比的句法,呆板的节拍,更显得交卸太明,迁移太露,一无是处。”这话说得很峻厉,意思也很明白,那就是朱自清的散文水准与通常门生无异。

确实,学术界是对朱自清的散文有一些争议的,但假如你认为这就是余光中批评的原因,那就大错特错了,由于余光中对人错误事,只要看不惯的就能怼,就连民国之魂鲁迅他都能怼出个一二三来。余光中指出,鲁迅平生翻译诸多,但其翻译水准不高,而其胞弟周作人则马脚更多,生怕“难当巨匠之名”。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在很多人心目中,鲁迅是民国文学魁首般的存在,是至高魂魄的携带者,他文笔尖锐,鞭辟入里,针砭时弊,影响至今。尽管余光中没有否定鲁迅的辉煌,只是揪住翻译这一点下作品,但总让人感觉不太惬意。另一方面,既然鲁迅都敢怼,那末民国文坛膏壤之上就没有余光中不敢拔刺的了。

撰有《边城》《长河》等著作的沈从文,也是余光中所批评的工具,他说沈从文一旦“提及理来,就显得钝拙”,又说《边城》团体上大抵可读,但主题和媒介却写得混乱不胜,看不到文学家的影子。另有著名墨客艾青,余光中认为艾青的诗“软件”(主题思惟)可以,但硬件(语言笔墨)不可,涣散、累坠,又僵硬。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固然,余光中所怼人事远远不止于此。他还批评苏曼殊是“惨白的自怜”,徐志摩是“血虚的幻想”,刘明白是“便宜的灰心”,冰心是“空虚的品德”——他将这些称为“初级的浪漫主义”;批闻一多离“大墨客”的境地尚远,其诗太浅易太纯真;批戴望舒原封不动,写的全是旧词烂调;批郭沫若连一流墨客也谈不上,更别谈大墨客了。

可以说,过去的余光中就像是近代文学界的质量监督员,通常他看不惯大概感觉欠好的人和作品,他都要拿张纸条写上本身的意见,然后贴上去。看起来,他如同有具有一套完好且公道的文学批评理论。但是,他的主张完全精确吗?他揭橥主张的体式格局有无不当的中央?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明显,这并不是一个可以简朴答复的成绩,而且明显,余光中处置惩罚成绩的体式格局是欠斟酌的。尽管以后余光中就某些行动表达了歉意,但其立场并不恳切。而且,这些他昔日怼人的行动并不是独一被表露的黑料,另有使人惊奇的“陈映真事宜”:由于偷偷告发而几乎害死了另一位作家陈映真。以是,一些评论家现在称余光中已是毁誉参半。

陈映真说他“伎俩很两面派”;李敖骂他是骗子,又是马屁墨客;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赵稀方揭橥长文揭破其过往黑料……仿若群起而攻之,余光中一度被送上言论的风口浪尖。余光中之以是如斯普遍地批评本地文学巨匠,一定是有一定好处目标的,也许是为举高本身身价,也许是由于政治原因,大概两者兼有。

余光中曾痛批朱自清、鲁迅、沈从文,现在却反被指责,晚节难保?

余光中的人生以及文学之旅构成了高开低走的趋向,特别2004年被爆出一连串黑料以后,余光中差点晚节不保。可不管是余光中批评世人,照样世人批评余光中,批评来批评去,没有人是完全明净的。余光中的一些评价有一定原理,世人对他的围攻也有真凭实据,那末终究谁对谁错?

没有谜底。小解认为,所谓文学,以及文学可以沿着精确的偏向永恒一直地实行下去,必必要有文学批评,必必要有否决的声音。一项工作可以良性的生长,特别像文学这类主观性很强的工作,必必要有人站出来,即使他做的并不完全精确。以是,我们不克不及抹黑余光中既有的成绩,也要无视他所犯下的毛病。余光中的狂,正是两者互订交杂的了局。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